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释疑>摧邪显正>摧邪显正>

六字大明咒的真实意涵

[摧邪显正]  发表时间: 2016-04-09 12:23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自从正觉同修会开始弘法以来,各大山头私底下的抵制说法是:“正觉同修会弘扬的法义很奇怪,他们与各大道场弘传的都不一样。”暗示说:正觉同修会的法义有问题。佛陀在《罗云忍辱经》中说:“佛之明法,与俗相背;俗之所珍,道之所贱。清浊异流,明愚异趣;忠佞相仇,邪常嫉正。”各大山头弘扬的法义都是世俗人听了就懂的人天乘佛法,也是世俗人听了都喜欢的表相佛法。正觉弘扬的却是一般学佛人所不懂的如来藏妙义,也是各大法师都无法实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心——离见闻觉知而与俗相背;而各大山头大法师们所传的离念灵知及放下一切烦恼时的觉知心境界,都是能在六尘中生起喜厌之情而成为“俗之所珍”的境界,却是正觉诸实证者所超越而离弃的常见外道意识境界,成为“道之所贱”。正觉的法道与实证境界与各大山头都不同,却完全符合佛陀在经教中的圣言量;但各大山头弘扬的法义完全不符圣言量,当然会与正觉完全不同。由此缘故,正觉永远无法避免被他们私底下诽谤与抵制,因为正觉的法义“与俗相背”而非“俗之所珍”,正是道之所珍而难免“忠佞相仇”,在“邪常嫉正”的情况下,不被落入“俗之所珍”的大法师们口头诽谤为外道,才真是怪事。
——正觉同修会——
──────────────────────────
禅宗自从天竺流传下来时,本来就是实证“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第八识如来藏,传入中国以后仍然如此、法同一味,都是实证经中所说的“法离见闻觉知”的如来藏,即是经中所说“无觉观者名为心性”的第八识如来藏,一向不以离念或有念的灵知心作为修证之标的。正觉同修会的实证即是第八识如来藏,正是中国禅宗古今实证者之所证;千年前提倡默照禅的有名祖师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同代弘扬看话禅而享有盛誉的大慧宗杲禅师,也都明记禅宗的所悟即是第八识如来藏。如今各大道场异口同声说:“萧平实所弘扬的明心是证如来藏,与我们各大道场所证的‘离念灵知、放下一切烦恼的觉知心’都不一样。”这已显示各大山头所弘扬的实证内容都是意识,而不是天童宏智正觉与径山大慧宗杲所悟的如来藏。有智之人由此即可了知各大道场的所悟同样都落入意识中,与常见外道的落处并无不同。差异之处只是常见外道们不用佛法名相来弘扬,而各大道场都用沸法名相,来弘扬与常见外道们一样的意识心境界。
——正觉同修会——
──────────────────────────
目 录
前言………………………………………………………01
一、六字大明咒—揭密…………………………………12
二、《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辨伪 ……………………28
三、结语…………………………………………………43
【附录】…………………………………………………51
-----------------------------
前 言
密宗六字大明咒长期以来流通、普及于佛教界1,一般多数人是透过歌曲、诵念而熟悉它的声音,却不甚了知它源于密教部《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而该“经”内容,已被某些大德判定是“伪经”(下文详说)。而六字真言,其实是鬼神咒,或可招致某种感应与体验,在藏传佛教归属于莲花部,而称为万咒之王2─此话虽不免夸张,在西藏却是有特殊渊源的,黄明信云:
莲华部是藏传佛教中流传最广、最受崇奉的一部。藏族历史上许多重要的人物被认为是无量寿佛或观世音、度母的化身。观音的六字大明咒从佛教开始传入,就受到极大的重视。3
关于六字大明咒的起源与流传,索南才让(许得存)说:
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咒语是观音菩萨的明咒,密教莲花部的根本真言。它从吐蕃赞普拉脱脱日年赞时期传入西藏,七世纪随著藏文的创制,有关经典如《宝箧经》、《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心要六字大明陀罗经》等陆续翻译过来4。
也就是说,六字真言在西藏,是从拉脱脱日年赞时代(三九四–五一三)的“传说”开始,以“天降宝物”的方式,宣告了“佛法”直接由上而下的进入藏地。虽然附会拉脱脱日为普贤菩萨的化身,却又说他“不懂其意”,只能将此玄秘神物“命名而供养”之5。直到松赞干布(六一七–六五○)在位,西藏文化逐渐兴盛,才解开了这些宝物的秘密,而密教得以弘传。
后来的密教史与相关论文,虽然对这个传说做了理性化的考证与解说6,认为拉脱脱日在位期间,印度密教仍在事续与行续(陀罗尼与持明藏)阶段,传入吐蕃的只是几部陀罗尼经典,例如从“天”而降的《百拜忏悔经》、《六字大明心咒》、舍利宝塔、法教规则……都是“莲花部”根本的忏悔法、持咒法、供养法、修行次第;但由于受到“苯教”的影响,这些经咒、仪轨在西藏的流传,仍然是神秘的信仰。
到了七世纪,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各部落,建立“吐蕃王朝”之后,正式以“观世音菩萨”为本尊而行供养、诵咒,并在《嘛呢全集》有较详尽的论述,为后来藏传佛教的观音信仰与密法传播,打下了基础。7索南才让上文接著说(〈二十世纪西藏密教研究综述〉):
《西藏王臣记》记载,藏王松赞干布曾在格热地方的横道上,亲眼目睹六字真言显现。他通过净身祈祷,看见从天然六字真言放射出五色彩虹,辉映到对面岩石出现的观音、救度佛母、马头金刚等佛、菩萨像上,各像放射光明照到六字真言上。从此,六字真言逐渐被藏人所接受。……
《嘛呢宝训集》(或称《嘛呢全集》)是第一部系统阐述六字真言的藏文专著,成书于七世纪,相传由松赞干布王所著。书中对观世音菩萨及其明咒作了深入探讨和细致分析。认为“唵”字代表佛部心法,念诵此字时,自己的身、口、意分别与佛的身、语、意成为一体;嘛呢,意为如意宝,表示宝心部,念此二字时,能随愿获得成就;叭咪,莲花之义,表示莲花部心,比喻佛法纯洁无瑕;“吽”表示金刚心部,展开分析,可以与六身、六部、六部之母、空行母、般若六度、六种烦恼、五种智慧、无量众生、六长净、六道轮回、六道众生之生门、六众生事、净障、祈祷、加持、戒律、三摩地(耶)、灌顶、皈依、菩萨心、法性、见修等联系起来解释。从生理学或生命科学角度解释,六字分别代表人体的六大器官,通过修炼,能够提高人体生理机能,祛病强身,开发各器官功能,延年益寿。所以,如果只是从字面上去解释,难以清楚和全面。继《嘛呢宝训集》以后,藏族僧侣学者曾用藏文撰写了大量的有关论著,但很少有突破。8
可以说,六字真言是藏区早期的信仰,与“印度佛教”同时传入西藏,且是在密教与苯教的传说附会中被解说、夸饰、接受并流传的,其关键是松赞干布(被认为观音菩萨的化身)与《嘛呢全集》,由于吐蕃历代诸王的传承与长期的推广:“六字真言广泛传播开来,以致成为藏区普及率最高的佛号,作为祈福禳灾,疗理百病,积累功德的良药和精神支柱,妇孺皆知,诵持不忘。……它仅非简单的咒语,而是内容十分丰富,具有深刻哲理,被看成是一切经典的根源。”这期间,印度后期密教(亦称坦特罗佛教,现今译为谭崔佛教)持续传入,因此对坦特罗密教法义核心是什么,提供更清楚的说明,尤其是“无上瑜伽双身法”后来居上,含摄了一切密法并成为最上乘,六字真言隐藏的密意也就一目了然而被公然显扬了。
虽然多数西藏喇嘛及藏学研究者多从正面推崇、证明六字真言的由来与功德,如:“该咒翻译成汉语发音为六个音节,即“唵?嘛呢?叭咪?吽”(om mani padme hum)。其意思是“归依莲华上之摩尼珠”。此真言为阿弥陀佛对观世音菩萨的赞叹语,被密教认为是一切福德智慧及诸行之根本。介绍“六字大明咒”的主要经典是《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在该经中,观世音菩萨被抬高到宇宙创造者、主宰者的程度。”9但是,它的真相如何?是否别有秘密?
 
一、六字大明咒—揭密
梵文o? ma ?i pad me hū?六字原意,o?字梵文只是个低沉音,用于咒语之前表示尊敬、祝愿等等;ma?i,义为宝珠;padme,则是莲花;字面直译只是对“宝珠、莲花”的赞叹,而密教中人认为真言含有深奥秘密的语句,是佛菩萨本誓之德,不局限于字面的意思,所以就随个人不同的理解、发挥,而有了象征、附会的诠释。密教既以印度教性力派(双身法)为根源,也就顺理成章的将宝珠、莲花二物“人体化”为男女性器官了。这几乎是密教的常识。藏传佛教中有太多经续与论书,都在解说宝珠与莲花就是男女性器的象征,喻为龟头、阴户。hum字,用于咒语或有神力之音节。
六字真言是藏传佛教莲花部10的最高真言,从《嘛呢全集》开始,就有数不尽的密教论著、道场开示以及网路说法,在宣扬这六字真言,夸大其中的智慧、奥义、效用、功德;甚至将六字拆开,分别配上六身、六部、六长净、六大器官、六种烦恼、六道轮回、六众生事、六度波罗蜜……,无所不包,笼罩一切法;乃至修行成佛,亦在六字的神用之内。但它的真相与秘密又如何?若确如这些密教文宣所吹嘘的神奇,为何不曾于显密文献中看到“持诵”此六字而断我见证初果,或开悟明心证真如的实例?却多半是在消灾解厄、趋吉避凶上祈求?而应验与否,却未必皆如人意?面对藏传佛教传统上习惯于唱高调、吹牛皮而无真实受用,我们有必要重新检视这六字的内涵是“真言”或“妄语”?是“明咒”或“阴符”?是“请佛”或“召鬼”?是“正心”或“邪淫”?
索南才让又说:
八十年代以来,六字真言研究又有了新的突破,学术论文逐年增多。具有代表性的论文有两篇,一篇是赵橹的《藏传佛教六字真言考释》;另一篇是多识先生针对赵橹的观点,撰写的《驳所谓“六字真言考释”的荒唐言论》。赵文认为,六字真言原是古印度的一句祝祷词,被婆罗门和印度教继承下来,更为密教(佛密)所吸取。其原意是“红莲花上的宝珠”,为“女性生殖器”和“阴蒂”的象征。……多识先生彻底否定了赵文提出的六字真言源于印度教的“红莲花上的宝珠”之说,强调“珍宝、莲花”与“崇拜女性生殖器”之类的古老印度习俗毫无共同之处。这两篇文章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从这两篇的争论来看,六字真言的来源与真义,以当今的学术研究,可有两种全然不同的理解与结论,也不应被诉诸宗教权威的单方面(藏密的官方说法)所把持!较合乎情理的是,此六字有显(字面)与隐(象征)两面义蕴:传教上,当然要取正向赞叹、表面易懂的说词;而实质上,却暗中灌注了密教最高修证(无上瑜伽)的心法,令持诵者不知不觉的在音声中成就了(口业)意淫。由于赵橹之文未刊登于网路上,这里只从多识的〈驳文〉中转引,以供读者参考、三思这个咒语的隐藏面:
“六字真言”原是古印度的一句祝祷词,被婆罗门和印度教继承下来,更为密教(指佛密)所吸取。
他们(指密教)所谓“成佛”是指常人的“快乐”境地,而这种“快乐”则是与一般佛教中所谓涅槃“常乐我净”的乐不同。
藏传佛教是“顶礼膜拜”女性生殖器的象征物,以追求“男女交合”“快乐”为终极目的的一种宗教。
“红莲花上的宝珠”图案,其形象很生动,往往作为佛堂的装饰,画一朵灼灼开放的“红莲”花,内有一硕大多子的绿莲蓬,莲蓬上更有一颗光焰闪烁的宝珠,将“六字真言”的梵文原意描绘了出来。
密教在义理上较大乘佛学更简单,更通俗,戒律上较大乘佛学更宽松,简单易行,所以也称“易行乘”。
密教与印度教精神的合流,在彼此渗透中兴盛起来。……“真言”作为诵咒,其关键在于从婆罗门教直到密教,皆一脉相承。……自公元七世纪,新兴的密教应运而生。11
尽管多识喇嘛引经据典的驳斥赵橹此文的观点,但一者、其引证立论的根据仍依密教体系的教义,自说自辩,不足为凭;二者,若西藏密教素行良好(不掺杂性力派及苯教,不实修双身法,不高推乐空双运的无上瑜伽……),有如传统大乘佛法之端正清净,则不致于无的放矢、空穴来风,引起正法行者及佛教学者的质疑与揭发;何况,古今密教各派祖师的著作中,到处可见以“男女性器官”作为“宝珠”与“莲花”的正解,这是古今密教的大师与学人们心知肚明、约定俗成的常识;而六字真言既然从“祖孙三法王12”与之首的松赞干布引进、注解、颁行,成为西藏密教的传家之宝,更直接以“宝珠、莲花”为主题,浓缩、概括了此后千余年藏传密教的核心教义、无上密意,也就是男女双修、即身(色欲)成佛(魔)—这是藏传佛教的真相,也是祖代传续的道统,藏密宣教者应坦然承认、公开表白,而不是恶口狡辩、覆藏于密,且继续以污染之教法而荼毒社会、误导群生!以下转引藏传佛教自家人—十四岁即成为“佛母”的基米雅,现身作证:
“……藏传佛教是印度佛教(显宗)、印度教生殖派(性力派)和苯教文化的三结合。”……莲花生从乌仗那……把新密带到高原,首建桑耶寺,吸收了当时的国教苯教的内容,成为藏密的开端。新密的中心叫‘乐空双运’……”“……新密大瑜伽怛特罗法之修持形式规定为‘男女和合之大定’,也就是男女交合在一起入定。这和合大定形式被印度僧人带到乌斯藏,……因为苯教主张‘男女相触阴阳成大伦’,信仰男女神,崇拜男女生殖器。所以,无上瑜伽在大高原根深叶茂。”
“……藏密的咒语繁多,有的来源于苯教。比如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哞,按密理,它包括佛部、宝部、莲花部、金刚部,具整悲、乐为一体,是涅槃之通途。其实,‘嗡’为语首,‘哞’为语尾,‘嘛呢’意为如意之宝,‘叭咪’意为莲花之纯洁。而莲花,在印度教里明确地代表女性生殖器,这一最常使用的咒语的真实含义就可想而知。……”13
若依基米雅的解说,六字真言的密意就是:“纯美的女人生殖器啊,如意之宝!”“将如意宝(阳具)放在莲花(女阴)中。”诵念六字大明咒,就等于说:“来!(我们)做爱吧!”耶律大石也从“阴阳和合”讨论了六字真言的密意:
按照喇嘛教的理论,阴阳两极的结合创造了这世界,那什么是阴阳两极的结合?最基本的就是男女“性结合”。在喇嘛教Hevajra Tantra的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诸佛诸菩萨”是怎样的在性交合中产生。……总而言之,宇宙的一切都产生于“性交”之中。那么修行者如果能通过法术控制性交,他就控制了宇宙权力的源泉。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喇嘛教与大乘佛教的天壤之别:大乘佛教对于“性”持一种避之犹不及的态度,……喇嘛教认为性交是一切的源泉、是生命的源泉,将“控制性交”当作成佛的大门【参照注3.】。从这种思想为发源,性器官就成了崇拜的物件。男性生殖器官的称号就是金刚(或宝石,Vajra),藏语词译为Dorje,并加上了许多其他的意义(如勇士,雷电等等)。女性生殖器官称莲花(Padma)或铃铛(Gantha)。金刚棍(杵)和铃铛是每个喇嘛必备的法器。(还记得那句真言“Om mani padma hum”—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吗?mani嘛呢(摩尼、珠)指男根之首,padma叭咪(莲花)指女根。)所有的密宗经文都以此句开头:“我听说:从前最高的神逗留在金刚女的莲花里,所有佛祖的身体、语言、知觉都体现于金刚女。”据称这句话包含著密宗的最高真谛。……阴阳理论中最神秘的一对:智慧(Prajna)与方法(Upaya);智慧为阴,方法为阳。……按照喇嘛教的教义,阴和阳为对立面,单独的存在都不是完美的,奥妙在于结合,阴与阳的结合,为了生世界的真理。14
在中国,宋朝时,梵僧天息灾虽译出了《大乘庄严宝王经》,但汉人不行此咒15,仍以“楞严咒”、“往生咒”为主,于 观世音菩萨的信仰,则持诵“大悲咒”或“般若心咒”。显教弟子持咒,是诵经之余附带的而非专修。密宗,则持咒不仅是主修方法之一,且赋予特别的意义与功用,许多密教经典也为了咒语的诵持流传而编写。密宗认为咒语就是 佛陀的真言,一句“唵嘛呢叭咪吽”,可消灾延寿、驱邪避难、所求如意。然而,尽管密教邪师怎么花言巧语的推销,说得口沫横飞、天花乱坠,汉人对喇嘛教及其持咒的行为,也有不以为然的,如:
永乐初,尝遣使迎天竺真僧来京,号大宝法王,居灵谷寺,颇著灵异,谓之神通。教人念唵嘛呢叭咪吽,于是信者昼夜念之。时翰林侍读李继鼎笑曰:“若彼既有神通,当通中国语,何以待译者而后知?且其所谓唵嘛呢叭咪吽云者,乃云俺把你哄也,人不悟耳。”16
佛经中“唵嘛呢叭弥吽”,云是六字真言,传自西域。有谓,唵嘛呢叭弥吽,盖“俺那里把你哄”也,此于六字本意,即不必其然,然余谓如此说佛语,转觉音义明顺。17
李继鼎、佟世思所云,虽是讥讽之语,却也切中了它的实质,与其说是“六字大明咒”,不如说为“六字大淫咒”;若只取其音而不知其意,又何妨译为:“All money pay me home”18岂不是更实在!
若不曾修习藏传佛教,也不认同“双身法”的邪见,则不必赶时髦的持诵此咒,而应以系念观音,称念其名(或〈大悲咒〉),命终往生极乐;如此,百无一失,岂不欢喜安稳!若误入藏传佛教,且已知“男女双修”之密意,却盲从迷信于密教的伪经伪论,而自以为根器高于诸佛,法缘胜过弥勒,所以有资格听受、诵持“六字大明咒”,快速修积各种功德,那可就危险了!若性向上偏爱持咒,则从显/密二教比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乃阿弥陀佛一切功德之总摄)的功德,必万亿倍于六字真言(祭祀鬼神、导向邪淫的阴咒),甚至是一正一邪,天差(生极乐)地别(堕地狱)!所以说:承当个事,大须审细!
我们也可从六字大明咒的出处,也就是所据经典的义理来考察其内涵是否符合如来正法的真实义。
二、《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辨伪
印度佛教晚期已经密教化,已偏离了如来正轨;传入西藏之后,与苯教结合,就更严重了;而早期流行于西藏的中国禅宗,七八二年“桑耶寺辩论”之后,被禁止传播;少了正统佛教的对照与修正,密教在封闭的西藏环境里发展,越来越怪异;尤其后弘期从印度传入的无上瑜伽及相关经典(密续),以性力派/双身法的理行为主,被印藏各派祖师们大力提倡、论述、造作,变成了贪执性交乐触、崇祀鬼神的喇嘛教,脱离了佛教正法而另行其道。表面上依附佛名而称“藏传佛教”以利弘传,事实上是附佛外道,欺骗信众。甚至标榜为金刚密教,自称高胜于大乘显教。千余年来,鱼目混珠的结果,竟也蒙蔽、误导了汉、藏两地乃至欧美的教徒与学者,如今欧美人士一听到佛教就认为是喇嘛教,不知道真正的佛教教义;显示藏传佛教一方面耽误了学人的慧命,另方面也破坏了正法的流布。
六字大明咒所依据的主要文献《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19,应是印度“事密”晚期,被印度教性力派邪法渗入之初时所造的伪经,原因如下20:
(一)、此经只提及四圣谛、八正道等名相,而不曾详言其意涵;又经中云:
时诸菩萨入楼阁中,而念六字大明。是时见涅槃地,到彼涅槃之地,见于如来,观见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心生欢喜。
这段话中,已分明显示伪造此经者并不知“无余涅槃中无人、无我、无他、无寿命”,显然未知涅槃也。由此可见是未断我见之凡夫所伪造。
(二)、此“经”中云,乃若圣位菩萨(除盖障),仍须持诵六字大明,乃是荒唐之言,绝不可信。
(三)、此经中受持六字大明咒之法师,戒行缺乏且有妻有子,所住及衣著亦皆污秽:《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卷四:“彼法师者,难得值遇,能受持是六字大明陀罗尼,见彼法师同见如来无异,……彼之法师戒行缺犯,而有妻子,大小便利,触污迦裟,无有威仪。”这样的形象,与藏传佛教某一类行者无异;故此经应是左道密宗初期所造,为密教部所摄经典。21
(四)、此经卷三云:佛告善男子:“此六字大明陀罗尼难得值遇,至于如来而亦不知所得之处,因位菩萨云何而能知得处耶?……此六字大明陀罗尼,无量相应如来而尚难知。菩萨云何而得知此观自在菩萨微妙本心处耶?我往他方国土,无有知是六字大明陀罗尼处者。”
元?道?《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曾代为解释云:
问曰:“佛具一切智,岂不知得陀罗尼也?”答:“有三义,一者,表此陀罗尼最胜最深,令人生于尊重,所以言佛不知而自求之;二者,谓权教中佛,不能知得圆宗密呪,如小乘极果,不能知得大乘深法;三者,密宗神呪即体便是圆圆果海,故佛不得,如释大乘论说,圆圆海佛亦不得。今六字大明、准提神呪,即体便是圆圆果海也。”
这其中有多处破绽,如:(1)、只为了让众生尊重此咒,却不惜诽谤云:“如来而亦不知所得之处”,“无量相应如来而尚难知”,“世尊我(莲花上如来)为是六字大明陀罗尼故,行无数世界,承事供养无数百千万俱胝那庾多如来,未曾得是六字大明王陀罗尼”,“佛不知而自求之”,显示造此经者全然不懂诸佛无上智慧,证实是伪经。诸佛“具足一切种智”,岂有不知此不离音声虚妄法之六字大明咒?于事于理,皆不通也!何况,真佛无形相、无所住,能生一切有为法,又岂是六字乃至无量字所可函盖于亿万分之一也?所谓“密宗神呪,即体便是圆圆果海,故佛不得”22,且不说密咒多半是低级的鬼神咒,即使正统佛教的“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也只是音声方便,不等于圆圆果海23;何况,一切经咒,不得高(外)于佛说,岂有“佛所不得”之神咒?圆圆果海若非诸佛所证,而另有高于佛者,则诸佛不可称为“无上正等正觉”了?九地菩萨证得四无碍辩才,其中法无碍者,亦名陀罗尼无碍、总持无碍24;云何四智圆明究竟圆满之诸佛如来,却不知一切佛菩萨所宣说之陀罗尼神咒?若此宝王“经”是如来亲口宣说者,云何此中自相矛盾而不自知?为了强调六字之殊胜难得,而贬低无量如来为不知此陀罗尼咒,已显示其凡夫造神运动之心迹。 (2)、标榜自宗而毁谤显教,是邪密假佛教惯用的伎俩!且不说诸佛之证量无边,但以阿罗汉为例,其神通能知过去/未来八万大劫,岂不知现存之《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及六字真言的来历?阿罗汉且如此,具足一切种智而圆满三明六通的诸佛,于此凡夫能知能闻的六字大明咒,却反而不知不闻,必须受学于 观世音菩萨?可说是愚妄之语,不足信之。
本文标签:咒语(8)双身法(18)观音菩萨(13)六字大明咒(3)藏传佛教(11)性力教(2)苯教(2) 本文关键字:六字大明咒,观音菩萨,双身法,咒语,藏传佛教,性力教,苯教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