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成佛之道>人间佛教>

现代“禅师”所传之默照禅

[人间佛教]  发表时间: 2015-12-17 22:30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讲义文稿】现代的默照禅传法者,不论他们有没有以默照为名,本质都不离默照之法,如是总有四种人:第一种人,是中台山所教授的默照禅,虽然他们不用默照之名相。当他们默照自己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如如不动时,即以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作为真如心。
所以惟觉法师常常如是开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觉知心,即是真如、佛性。‛常言:‚师父在这里说法,你们在下面听法的一念心,就是实相心,就是真如佛性。‛此即是返观觉知心自己,即是证自证分;证明清楚明白、了然分明之觉知心即是意识心,绝非真如心,更非佛性也!此即是第一种默照邪禅。
讲记:第一节讲:现代“禅师”所传的默照禅是什么?因为有些禅师正在传默照禅。我们的话头禅、公案禅,他们没有办法修成,更没有能力弘传,所以就换个名堂,自称为默照禅。那他们的默照禅跟古时候天童宏智正觉禅师所传的默照禅一样或不一样呢?我们今天要来做个比较,究竟现代“禅师”们在人间所传的默照禅是怎么样说的?现代人间佛教中,不论是在台湾或是大陆,都有人在传默照禅;不论他们有没有用默照这两个字作招牌,其实他们所传的禅都不离默照禅之法,却与天童宏智正觉禅师所传的默照禅所悟内容不一样。这些默照的禅法,我们把它归纳为四种来说:
第一种人,譬如中台山教授的默照禅;虽然他们从来不用默照禅这个名称,但其实还是不离默照。怎么说呢?他们的默照(或者说返观)自己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如如不动,以这能知、能觉、能听的一念心来做为真如心。譬如惟觉法师有一句很标准的开示,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觉知心就是真如、佛性。”这句话,他已经开示七、八年了,现在(此演讲时间为 2005 年)还没有改掉。他常常在演讲时这样开示说:“师父我在这说法,你们在下面听法的这一念心,就是实相心,就是真如、佛性。”这就是返观觉知心的自己清楚而明白地存在,也有能见、能闻的功能,所以惟觉法师正是默照能听、能知、能说的这一念心,把祂当作是真如心与佛性。但这正是觉知心意识,这个返观(默照)的本身,就是意识的证自证分;他用这个证自证分来证明“清楚明白、了然分明的觉知心意识自己确实存在”,正是落在意识心的证自证分之中,并不是悟得第八识真如心而观察第八识心;但是他自以为这就是真如、佛性,这就是第一种默照(返观)之禅。虽然他没有讲过默照这两个字,但本质仍然是默照,是要人家默照(默默地返观)说: 我能听、我现在专心听法而没有一念妄想,我专心住在能听法的这一念心中,这就是真如、佛性。”由此证明惟觉法师仍然不离默照之法,所以也应该归纳到默照禅里面来。
【讲义文稿】第二种人,每日静坐默照其心,直到语言文字妄想不会轻易生起,就以无语言文字时的灵知心──离妄念的眼识能见之性、耳识能听之性……乃至身识能觉之性、意识能知之性,作为真如佛性;以如是六识境界性之施设,而教导众生每日静坐,求离语言文字妄想,以六识心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知觉性作为真如、佛性,便印证为开悟,其实已落入自性见外道所堕的六识自性中;所以就要求座下弟子四众必须每日坐禅,默照语言文字有否生起?然而此类人其实都堕在六识心的体性中,以六识心之自性作为真如佛性,名为妄觉者,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认定六识心的知觉性作为佛性。近年的刘东亮、上平居士即是此类人也!因为长时间的离念灵知心被平实所破之后,便以误解楞严意旨的邪见,而主张无念时的六识心自性即是佛性,同于自性见外道。
讲记:第二种人:他每天静坐,默照觉知心,一直观照到语言文字妄想不会轻易生起时,就用这个没有语言文字时的灵知心的体性(不是灵知心自己,而是灵知心作用时的自性),就是以远离妄念时眼识的能见之性、耳识的能闻之性乃至身识的能觉之性、意识的能知之性,当作佛性(今时台湾桃园的许一西居士亦是如此。但佛性并不是六识心的自性,只有凡夫才会将六识觉知心的自性认作佛性!)。的施设,来教导众生每日静坐,希望可以离开语言文字妄想,用离念时的六识心能见之性、佛性,这一类人往往要求徒众们每天要坐禅或礼佛,默照语言文字有没有生起;但是这一类人其实都落在六识心的体性里面,错把六识心的自性当作佛性;而这其实只是妄心识阴之自性,像这样能觉照的自性其实仍是妄觉;这也是现代的默照禅之一。因为,若是离开了意识觉知心的默照功能以外,就不再有别的自性存在了,而这类默照功能其实正是识阴六识的自性,同于自性见外道一般无二。现代佛教界中有哪些人是这一类人呢?河北的刘东亮与上平居士就是这一类人。他们其实本来也不是以这个作为佛性,本来是以识阴六识的离念灵知作为佛性,是认为长时间的离念灵知,或者是以“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的极短时间离念灵知”作为真如心;但他们因为被平实在《宗门血脉》书中破斥了离念灵知,所以现在(此演讲时间为 2005 年)不得不引用《楞严经》,改说能见之性乃至能知觉性即是佛性,然后再把佛性与真如混为一谭,坚称六识的自性即是佛性、即是真如心。这就是误解《楞严经》意旨的邪见,是断章取义、断句取义而主张无念时的六识心的自性就是真如佛性,这是第二种的默照邪禅。
《楞严经》中说:六识的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觉、能知之性,都不是因缘生,也不是自然生。刘东亮、上平居士和他们的师父元音老人、徐恒志等人,就误以为六识的能见能知之性即是佛性。但是,佛陀在《楞严经》中谈到六识自性之所从来时,已经在第一段经文中明说:“云何见性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云何六入本如来藏妙真如性?”然后才开始解说六识的见性等六种自性为何是如来藏的妙真如性;解说完了以后就作个结论说:“是故当知见性(闻性等六种自性)虚妄,非因缘生,非自然生。”意思正是说,六种自性“本如来藏妙真如性”。意思是说,六识的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觉、能知等六种自性,都是虚妄法而不是常住的真实法,却都不是单单只有物质四大、父精母血、无明等因缘就能出生的,也不是无因无缘而自然能出生的,都是假藉各种因缘而由如来藏中自然出生的,所以总结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但是刘东亮、上平居士读不懂,就断章甚至断句取义,误认为六识的自性其实就是如来藏、就是真如的自性。真是南辕北辙,认贼为子,当然无法出生实相般若智慧。而他们的错误知见,是从元音老人及徐恒志那里学来的;元音老人及徐恒志则是受学于王骧陆,同样落入识阴六识的自性中,成为佛门中的自性见外道,与佛门外的自性见外道同堕一处。这个事实,是他们永远都无法否认的;因为,想要眼见佛性,他们的条件是永远不够的:没有看话头的动中深妙功夫,没有真如佛性的正确知见,更没有眼见佛性前所应具备的大福德──尤其是在他们无根诽谤正法及诽谤证悟真如佛性的贤圣以后。而他们的修行方法,其实仍然不离默照之法。
【讲义文稿】第三种人,则是认为静坐至一念不生时,当时之觉知心灵灵觉觉而处于寂静境界中,认为即是真如心;由此邪见故,便教导座下四众弟子,应须静坐默照,若见妄念生起则不随,令妄念自生自灭,而以妄念不起时之离念灵知心作为佛地之真如心;四众随之每日静坐、观照妄念起起灭灭,而不随妄念思想流转,如是默照、求离妄念,仍是离念灵知心,仍是意识心,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
近年来法鼓山圣严法师大力提倡默照禅,但是他所提倡的默照禅,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却与日本近代‚禅师‛的只管打坐相同,都是意识境界,种默照邪禅。也就是说,日本铃木大拙所谓的‚开悟‛,念,到了觉知心可以长时间不生起语言文字妄念时,安住其中,心大欢喜─心花朵朵开─为‚开悟明心或见性了‛。如果‚悟后‛语文妄念又再生起时,就说是悟境退失了,住于悟境中了。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与古时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
讲记:第三种人,是认为静坐到一念不生时,因为当时的觉知心很灵敏、很锐利,念不生的寂静境界里面,就认为这时的觉知心即是真如心;由于这个邪见的缘故,子,每天得要静坐默照;如果看见妄念生起时,不随妄念而转,让妄念自生自灭,然后以妄念不生、不起的时候,其中能够返观心中无念的灵知心自己,作为佛地的真如心,他们就宣称已经证得佛地真如。他们座下的四众弟子就依如此知见,每天都要跟随著他们打坐,观照妄念起起灭灭而让觉知心在那边看著妄念的起灭,不随妄念流转。这样每天辛苦地默照来求离妄念,认为这时就是住在悟境中。这其实还是离念灵知心,这仍然是意识心境界,与常见外道一样,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
近年来法鼓山的圣严法师也是这样,这几年正在大力的提倡默照禅。可是他们所提倡的默照禅,跟古时候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内容完全不同,而与日本近代“禅师”的只管打坐相同,都是落入意识心的境界,与常见外道完全相同,这就是现代的第三种默照邪禅。这也就是日本铃木大拙所谓的“开悟”,都只是静坐之后默观觉知心有没有生起语言文字妄念;修了很多、很多年以后,到了觉知心不起语言文字妄念,把无念的时间拉长了以后,终于能够长时间安住在无念的境界中,心里面就非常的欢喜,叫作心花朵朵开。当他们心花开了,就印证说是“开悟明心及见性”了。
如果“悟后”语言文字又再生起的时候,那就说是你的悟境退失了。所以圣严师父说“悟境是会退失的”,他所谓的悟境退失就是指语言文字又在觉知心中生起了。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之一,和古时候天童禅师的默照禅所悟的如来藏内容完全不同;而且,圣严法师也是否定阿赖耶识如来藏的破法者,他在书中说要把阿赖耶识灭掉,不承认有如来藏第八识的存在。
【讲义文稿】第四种人,则是于静坐中默照:‚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中间,极其短暂之刹那间仍有灵知心迥无妄念。‛即以此短暂之离念灵知心作为真如、佛性,即施设其禅法,要求座下弟子悉皆每日静坐观察如是短暂之离念灵知;再将意识觉知心转依此离念灵知境界,求令意
识觉知心不再生起语言文字妄念,以此为悟;虽然不堕入前五识的见闻知觉性中,却堕于意识心的了知性中,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此即是王骧陆传与元音老人、再传与现在之赵晓梅……等人之法也。河北省的净慧法师及其徒弟刘东亮、上平居士,以前都是这一类的现代默照邪禅。
讲记:至于第四种人,他们是在静坐的时候默照:前念已过后念未起,这中间有个短暂的离念灵知,那一刹那间的离念灵知虽然很短暂,却是本来就有的,所以是常住心。他们就主张说这个离念灵知心是本来就有,不是修行以后才有的。表面听来似乎没有错误:你这么观察妄念,看著妄念不断的生灭;当一个妄念过去,下一个妄念还没有生起时,在前念与后念中间有著短暂的离念灵知,这离念灵知从表面看来,并不是修行才有的。所以他们辩解说:“这不是因修而有,是本来就有,当然是常住的真如心。”但是,问题来了:这个“本来就有”的离念灵知会不会中断?是不是本来就有的?既然公开主张说是本来就有而不是有生之心,当然得要自己先证明是不是本来就有而不是依凭别的法才能出生的心,当然也应该自己先证明这个离念灵知心不会中断;因为,凡是本有的常住心,一定是永远都不会有时中断的。
这几年以来,我破斥“离念灵知心的错谬”,是从很多方面来辨正的,不是只有辨正一、两点理由。我固然破斥离念灵知,但举出过正理:“本来就有的才是真正的真如心。”如今再请问他们:“你们这个前后念中间短暂的离念灵知心,会不会间断?”当然是会间断的啊!等我听到他们承认说会间断,我回头再来破:“你这个短暂的离念灵知是本来就有的吗?”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不是本来就有的心,是从睡眠中醒过来以后才有的啊!这个离念灵知既是醒来才有,所以他们现在只好默而不言,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然后另辟战场──另立新的题目,继续不断地建立一个又一个新的题目,无止尽的死缠滥打下去──证明自己确实有坚持错误知见而且绝不认错的毅力。
一千年前他是我的师兄,这一世他却是我的师父。自从 2006 年以后又说觉知心中没有烦恼时就是开悟了,仍然落在意识觉知心境界中,不离常见。编案:有人在网络中贴文诽谤说:“萧平实连自己的师父也否定,„„等等。”但真悟者,证悟以后若是看见原来的师父还在大妄语,竟然眼睁睁地看著他继续大妄语而不肯加以指正,不想藉指正错误来让他有机会反省而重新参究,来消灭大妄语的重罪,这其实是无慈无悲的人。这种无慈无悲的乡愿心态与行为,是只有悟错的人才做得到;真悟的人一定有法缘慈,绝不会坐视自己此世的师父继续大妄语而不加以指正,害自己的师父失去反省及重新参究的机会。
所以他们被张老师写的《护法与毁法》一书破斥了以后,一句话也不敢辨正,私下里就放话说:“正觉同修会常寄书来,他们寄来一本我们就烧一本,寄来一卡车我们就烧他一卡车。”好吧!那我们就不再寄赠了。他们既然不想得到好书来进修、提升自己,咱们就不寄。以前虽然从侧面知道他们在排斥、毁谤,咱们还是继续好意寄送给他们,只要他们能够提升知见就行。如今他们已经公开放话说要烧掉,也确实公开烧了几本,那我们就停寄吧!我们心量是这样的大,他们虽然谤法,我们一样愿意送给他们;但是既然公开烧了几本,公开的宣示不要再读了,那我们只好放弃,绝不强人所难。我把绳子垂给他,他不想拉著绳子上来?不想要离开邪见深坑?反而放火烧绳子,那我就把绳子收回来,不然还能怎么办呢?只好收回来──将原来要寄赠给他们的书转送给别人;将来他们如果回心转意还想要书,那时我们再寄赠吧!
所以他们把前念与后念中间短暂的离念灵知,拿来作为真如心,说是本有而不是修行以后才有的妄心,并且施设说这个就是赵州禅的开悟方法,其实是在毁谤老赵州、破坏老赵州的正统法脉;这只是王骧陆传给元音老人、徐恒志,转传给刘东亮、上平居士、净慧法师的意识觉知心境界。他们要求座下弟子,每天静坐观察这样的离念灵知,然后希望能把这个意识觉知心的短暂离念灵知的离念境界拉长,认为这样就是开悟而开始悟后起修了,也认为这样就是不退失了。这虽然没有落入前五识的见闻知觉性里面,但还是落在意识心的了知性里面,仍然是夜夜断灭的生灭法。这也是现代默照邪禅中的一种,是由王骧陆传给元音老人,再回传给王骧陆的外孙女赵晓梅;也是河北省净慧法师与上平居士正在推广的所谓“赵州禅”,就是这个意识法,这都是现代的默照邪禅。
徐恒志老居士开始诽谤我们正法以后才不过二年,已经开始不一样了;当他活到八十几岁时脑筋还是很灵光的,可是这一年多以来已经急剧的恶化,现在变成老人痴呆症了!在没有毁谤正法以前都没事,谤法以后才快速的开始这个果报;但这还算是好事,因为重罪轻报而提前受报了,后世就不必落入三恶道中。离念灵知既然错了,他又写文章公开毁谤如来藏正法,而我们出书前也事先写信告诉他错误的所在,假使他愿意公开忏悔,我们就不写书辨正他的错误。所以,他收到我们寄的信件以后,就应该要忏悔,修正错误的说法;可是他不肯改正,收到我们预先寄给他的信以后,仍然不肯忏悔改正,而且在他回给刘东亮的信件中,继续毁谤说我们的法义错误;于是短短一年多就变成这样了,现在连亲人也认不得了。
这事情,你们可以去求证,可以证明我没说谎。所以,弘法时必须完全依止世尊所教、所传的真实义,不应该误会佛陀在经中所说的法义,更不可以自己擅自改变以后,还妄说错误的法义是世尊所传下来的;由于世尊并不是那样说,所以他们公开宣称世尊也是那样说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谤法又谤世尊的了;谤法与谤世尊,都是佛法中的最重罪。万一不小心毁谤了正法,只要赶快修正就行了,然后赶快求悟,悟后赶快作实相忏,罪业就可以完全灭除了。面子没有用,面子最多再维持个五年、十年,终究不再有用。就算让他们再维持四十年好不好?可是未来无量世的极难承受的痛苦果报是多久?那可是好几个大劫的苦痛呢!这个算盘得要好好拨算一下,这个算盘可得要放在心上,不要放在桌上──要随心携带著。
 
------平实导师《人间佛教》 第二章第一节  现代“禅师”所传之默照禅
本文标签:觉知心(13)禅师(31)默照禅(22) 本文关键字:默照禅,禅师,觉知心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