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成佛之道>三乘菩提>

正说无余涅槃

[三乘菩提]  发表时间: 2016-05-23 12:38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大乘佛法真义之中,无有无余涅槃,乃至有余涅槃可说,以解脱者之境界,非是断灭之境界,而是真解脱境界,如来于《大般涅槃经》说:「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全文于经典中出现七十五次,直说:「解脱即是如来。」所以唯有如来是真正解脱者,其余之解脱者说法,不过是 如来为了安慰勉励有情,而权说,非是大乘真正究竟法义!
因此二乘之小乘法之所说的诸涅槃,不过是哄小儿啼,如同经典说:
《大般涅槃经》卷5:「
『世尊。何等名涅槃?』
『善男子!夫涅槃者名为解脱。』
迦叶复言:『所言解脱为是色耶?为非色乎?』
佛言:『善男子!或有是色,或非是色:言非色者,即是声闻缘觉解脱;言是色者,即是诸佛如来解脱。善男子!是故解脱,亦色非色。如来为诸声闻弟子说为非色。』
『世尊!声闻缘觉,若非色者,云何得住?』
『善男子!如非想非非想天,亦色非色,我亦说为非色。若人难言:非想非非想天若非色者,云何得住去来进止?如是之义诸佛境界,非诸声闻缘觉所知!解脱亦尔,亦色非色说为非色,亦想非想说为非想;如是之义诸佛境界,非诸声闻缘觉所知。』」(CBETA, T12, no. 374, p. 391, c28-p. 392, a11)
所以唯有实际得到大涅槃者之 如来,可以说有真正解脱境界,这解脱究竟境界根本不是小乘人所能够知道于万一的,真正的解脱道,真正的解脱实义,是不能够离开涅槃而有他说,所以 如来世尊才说:「真解脱者即是如来!」「毕竟解脱即是如来!」因此为了安慰二乘人,所以便将非如实的二乘解脱,如是灰身泯智的修证,当作解脱而说!只有不清楚 如来实义的人,才有可能在小乘法中间大作文章, 如来是一真解脱色,是真色,此之真色,既然不是二乘人所知,更非凡夫所知,如是凡愚都且不知,而更说此色不是凡夫二乘愚人所认知的「色」,所以此解脱境界是有「色」,此真解脱「色」不是凡愚所说「色」,而毕竟不是空无,因此 如来已经明说,法身不可见外,唯有佛与佛可「见」之外, 如来更有实色,此色非所思惟之色,因此明说佛地毕竟解脱「色」,毕竟「有」!而此「色」以「诸佛如来解脱境界」,以「如是之义诸佛境界」,因此对于不了解,不能够发起智慧观行境界的一切凡夫二乘说为「非色」,而此之说者实为「亦色非色」,以众生以譬喻而得解,所以说为「亦色非色」,然此真正为「色」,以如来总离一切业果,无有积聚而可说为诸蕴,所现起「亦蕴非蕴」,乃以众生情解不得其便,永无得知 如来之真实之「色」而说「蕴」,其实竟无可说为「蕴」者!
以如是之「实色」,真解脱色,实为 如来果地所得之报身,乃是无漏种子功能成就,历经三大阿僧祇劫修行而得以发起,前于诸菩提志行坚固位时候,蒙佛授记,而此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如来果德!所以以如来藏之真无漏种子之功能为身,而得以发起,无有障碍,因此报身不可说其边际,以无漏种子功能本如来藏遍一切处之功能,唯此真无漏种功德,显示真实三乘说法,为诸声闻、缘觉、菩萨而说法,以如来藏即是法身义,而其所藏之无漏种子功能不得发显,以凡夫二乘有所障碍,以二障:烦恼障、所知障不能令此无始无漏种子得起功用现前,不得佛地功德,所以此圆满报身功德不得发起!然而佛地,则一切诸障既去,何能障碍此无漏种子之发起功能,以佛地所相应:五别境心所法,以及善十一心所法,此如来藏法身所成就皆可现量而观察,共众生之意,而发起利益之「善」,以诸相应故,以一切皆为所悉故,故一切无有不知,一切无有不晓,此「觉」无上,故称无上正等正觉,以无有任何一不知者!说为究竟,无可更上!无有更须「觉」者,故称 如来!所以此之报身无可得见,以其「色」无有真知者,所以此为成佛之境界,为佛地之所知,以此能够相应「善十一法」,此时法身如来所行功能,皆是报身境界,以此功能显示为身,而能行诸善法,而简择别于一般世间之有漏之善,所以此之为善,亦是入不可思议之佛地境界,毕竟让众生可以入此真实第一义谛!所以虽说三乘诸法,实际以终究必定入诸佛地,所以总说为一乘实教,离此佛地境界便无可说,以此必定令一切众生有情尽未来际,可以得证大菩提,大涅槃,以众生既无断灭可说,又无真实无余涅槃可说,而 如来度生又无有穷尽,则又可方便于此自受用时候,以利益诸地菩萨有情,而令发现,所以更方便现诸报身,是以诸化土,诸有土,随意而现起,故说此报身非缘一切诸成熟三乘有情而现,以诸地菩萨而得受用,故称为他受用报身!
如是小乘之无余涅槃以及其在世之有余涅槃,根本不是可以说为涅槃,以毕竟不知道涅槃实相故,以尚且需要趋于诸法以求有涅槃,以作为当作涅槃,此乃有为有作,不知道如何现观涅槃,如是儿戏,岂可称之为涅槃,涅者不生,盘者不灭,既然于此根本不知,寻之住定之法,而说为有余涅槃,不过是痴人说梦,何有一丝毫之实际涅槃可说,惟可说,一切未悟之人,一切未悟之众生,总说一切凡愚,尽皆于此受用而不知道涅槃,以一切诸法皆为此涅槃体所出生,当下验有涅槃,何须入住,何须入有定,乃称之为有涅槃可说,如是即是有所出入可言,涅槃尚且不生不灭,不来不去,其体恒一,岂能容纳此入来去止!有出有入,名为变异,以有诸相生灭无常,何可以此而说 如来之真实义之涅槃!
不过 如来以诸方便设教,令此三界苦海一切众生可以得度,所以方便而说有涅槃,以外道尚且说有涅槃可得,如何求道于无上法王,而说无有涅槃可得!故简示而诸方,而说有真涅槃,以不离开如来藏而说涅槃,然毕竟小乘者不心慕于大乘菩萨道,终究无有真实涅槃之触证,是以方便施设有此二涅槃:有余涅槃和无余涅槃,以有余涅槃即是定境方便,然此定境不同无心定,以破除我见而其立足根本,所以不说此为诸般定境,然同于诸定境,有出有入,以此为涅槃,则此说即是非如实说法,以涅槃无有出入,何可说此有余涅槃遇诸明日之触身受,而得出定,名为有涅槃可说,不过自欺欺人!何可以之为真实!以涅槃需要实证,何可以不需要实证之涅槃,可「意会」之涅槃之为有涅槃,如是之者,若无断除我见之正确知见,则此涅槃无有一分之功德可说,以浑然无知于涅槃,连知见也无,将涅槃说为有出有入,以「入」而说「涅槃」,真佛法之冤家!「入」之前,为「不入」、「无入」,于一时,而有变异之「入」之「法」出「生」,此法既「生」,则此入之法,将来必「灭」,以诸法有「生」有「灭」,唯有真涅槃实际唯是「不生不灭」、「无生无灭」,是故何可以此有所出入之生灭法而说大乘佛法!所以名之为灭尽定以说有余涅槃,以此二涅槃而说有入有出,有住有离,是以三昧定境所摄,然此三昧定境亦非诸二乘有学地可知,是故既然不离定境而说,虽此定境殊胜,然毕竟不真实,所以唯一可道,愿二乘人可以先得信受安住 如来之无上果德方便,而信受 如来,以此信受故,将来得为于无余涅槃位中可得有「出期」可说!
以畏惧生死故,如来而行安慰,岂可以小乘之说法为实!小乘人对于生死怀有恐惧,乃至见到过往于地狱中之苦事,不觉冷汗、血泪俱出,惊悚万分,所以虽有意识和意根之决定分之抉择,然一切诸烦恼习气种子仍在,因此虽不造业入三恶道,然自知若且无量世不断地轮回,何可免之?故虽相信佛语,「应该」不入三恶道,然对于菩萨志行无有用心,故仍然以灭去诸有,空去诸有为妙境,于无有证得真实理地之者,而可以毕竟无实而无悔,以无有怜悯众生之故,因此虽有诸般苦楚之有情颠沛流离,然心中始终以诸自安危为尚,所以虽后来得遇胜法,然此种子只有转异成为无我之安危,而不愿再持有诸「色」,以为意识心唯一「可毁灭」之我,而不愿追寻有否涅槃实相,以涅槃不是和我有关,以无有发现涅槃可以得证故,所以诸多考量!
然则 诸佛岂可以小乘阿罗汉之所思、所抉择为尚,必以真实之大涅槃,实际理地之涅槃为说,然诸佛化身示现八相成佛,此应化身之示现,故非法身、非报身可说,然皆诸佛因地乃至究竟佛地之所为成就,一切诸有染种子于此佛地而一切竟成无漏,故可诸多佛地之应化身示现,而为诸有缘有情而广为「说法」,所以小乘之欲入灭者,可以方便播种,而正说其之所悦,以欲钩牵引,令入佛道,虽阿罗汉无心于佛菩提大道,然世间法俱成非,不欲有身有智,身心俱灭引为究竟, 佛陀依诸方便,而说究竟之前方便,既然学道上有次第之不同,不可定以何法引为入道之必然,因此随诸学人之所欲,而方便设教,间以大法伺之,令诸熏习,虽无心而求者, 佛陀仍有诸多方便,所以称之为佛,称之「方便波罗蜜」俱足圆满,所以世间人所想的方便, 佛陀俱足无疑,乃至诸贤位菩萨、诸圣位菩萨所想的一切方便, 佛陀皆俱足,而且于佛地所为之无碍,知见之透彻,非一切有情所能够思之,所以礼赞 佛陀,出过一切人天贤圣,大觉真觉,方便真方便,一切示现,所为施教,不可思议!
因此故无有有余涅槃、无余涅槃之可说,以佛地之境界难思,所为方便难思,因此欲令众生安稳于圣道而不退,所以方便施设涅槃化城,令诸有情可以远离一切世间无常欲乐诸患过失,而心慕此施设涅槃,乐于一切无为,虽未得证真实涅槃,但已经远离诸世间过失故,所以不为诸业果业因所拘,唯有此身报尽,即可方便说无受业道之趋迫,因此以「无我」广说,「蕴处界」之「无常」而为之广说,而令其心开意解,所以而说小乘法,以此小乘法而为之实际,所为「出世间」而为饵,令诸众蜿蜒脱离三界之诸苦,首肯圣贤之无为大道,而知身心空幻非是为我,非可为实,如是走向佛法真实际之大道,虽则前途渺茫,佛道尚遥,然此旅地深处,佛陀即就此无量成就方便,能令诸众抵达化城,以此化城为期,劝令修习,故小乘弟子知晓此一圣道可以成就涅槃,当生成就阿罗汉之解脱者,故对于他法无有专心其意,唯有念念在兹,应当成就此涅槃,所以勤于修习,因此无有真悟触证之涅槃真心可说,以小乘法首灭我见,次薄贪瞋痴,三断除五下分结,四断除五上分结,总成阿罗汉之圣道,所以以诸灭法为尚,一令无为,何有实际理地于此诸法可说!
《大般涅槃经》卷5:「善男子。阎浮提内众生有二。一者有信二者无信。有信之人则名可治。何以故。定得涅槃无疮疣故。是故我说治阎浮提诸众生已。无信之人名一阐提。一阐提者名不可治。除一阐提余悉治已。是故涅槃名无疮疣。」(CBETA, T12, no. 374, p. 391, c22-27)
所以 佛陀究竟理地之涅槃而相说方便法,说有二乘涅槃,实际根本不是真正涅槃,只是真正涅槃之前方便,所以除了一阐提不能够治以外,小乘法能够信受,必定入未来之圣道,所以 佛陀只有唯一大乘,唯一一乘!
《妙法莲华经》卷3:「
所将人众,中路懈退,白导师言:
『我等疲极,而复怖畏,不能复进。前路犹远,今欲退还。』
导师多诸方便,而作是念:
『此等可愍,云何舍大珍宝而欲退还!』
作是念已,以方便力,于险道中过三百由旬,化作一城。
告众人言:
『汝等勿怖,莫得退还,今此大城,可于中止,随意所作。若入是城,快得安隐。若能前至宝所,亦可得去。』
是时疲极之众,心大欢喜,叹未曾有:
『我等今者,免斯恶道,快得安隐。』
于是众人,前入化城,生『已度』想,生『安隐』想。
尔时导师,知此人众,既得止息,无复疲惓,即灭化城,语众人言:
『汝等去来,宝处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为止息耳。诸比丘!
如来亦复如是。今为汝等作大导师,知诸生死烦恼,恶道险难长远,应去应度。若众生但闻一佛乘者,则不欲见佛,不欲亲近,便作是念:
『佛道长远,久受懃苦,乃可得成佛。』
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于中道,为止息故,说二涅槃。
若众生住于二地。如来尔时即便为说:
『汝等所作未办,汝所住地近于佛慧。当观察筹量,所得涅槃。非真实也。』
但是如来方便之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
如彼导师为止息故化作大城。既知息已而告之言宝处在近。此城非实。我化作耳。」(CBETA, T09, no. 262, p. 25, c29-p. 26, a24)
所以正说无余涅槃乃无上正等正觉 佛陀为欲救度一切众生所生之方便,更说有余涅槃之方便,以 佛陀之无上方便力故,所以可以施设无碍,以究竟能够利益众生故,所以可以于施设,令诸大众远离五欲生死过患一切诸等烦恼,而以无上佛道相引,无为「真常」相引,然众生距离此实际真常涅槃极为遥远,所以虽然可以离开诸等过患,无能发起成佛之心,因此已经蜿蜒而离欲界山城,但是前途何有所依,若不生净土归向,终于无能于此三界诸行所作,而以菩萨志行而无退,所以 佛陀无上方便力身,言教而说有涅槃,不必成佛,也有涅槃可以成就,此非虚有,一切信而修习之众生皆可证,所以此等众生虽于无量世而修学大乘佛法,然今生所生之猛利退心,殊不可挡,然有此无上之施设涅槃方便,所以可令众生安稳于此施设之化城之中,以此城真乃 佛陀之方便而说有城,有涅槃诸真乐安稳,乃至 佛陀更方便示现有诸等大阿罗汉有证得有余涅槃,无余涅槃者,如是方便中之方便,所以一切无安于久学大乘之学子可以疾入化城,于涅槃之中,于此当生取证此二涅槃,然而此终究为化城,不是可以安止之处,由是可以出入有余涅槃,乃至说有阿罗汉灰身泯智之后,后来法种现起,可以再回三界,修学圣道,即是都有出入可说,如何真实际之涅槃尚且有出入可说!有出有入,即是有来有去,即是有变异,即是有变异生有变异灭,且不说此为实际理地之化现,或者其它,汲此变异,便非是本体之涅槃实相心,如何以变异诸法而为实际,引以为戏论!
本文标签:成佛之道(166)正觉同修会(45)大乘佛法(10)无余涅槃(7)真解脱(3) 本文关键字:无余涅槃,真解脱,成佛之道,大乘佛法,正觉同修会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c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