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禅宗>经典语录>祖师语录>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七

[祖师语录]  发表时间: 2015-04-12 21:10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古尊宿语录》
卷二十七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佛眼清远禅师。临邛李氏子。师初住舒州天宁。开堂日。提刑学士权郡承议。烧香度疏与师。接得示大众云:“天不能葢,地不能载。漏泄天机,言言堪爱。且道如何是堪爱之言?”良久云:“分明记取,举似作家。”遂度与表白宣罢。师指法座云:“古圣道。为法来耶。为床座来耶。我为法来。非为床座。”师咄云:“是何言欤。”便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祝延今上皇帝陛下。伏愿。龙图永固凤历长新。八表称臣四维歌化。”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提刑学士权郡承议。洎阖郡尊官。伏愿。嘉声蔼着善政日新。频承雨露之恩。坐听盐梅之诏。次拈香云此一瓣。香还知落处么?欲隐弥露狂晦愈明。本欲抛掷岩阿混于沙石。苦为诸人敦逼。不免细说来由。奉为我先骞州黄梅东山演禅师。一炉毽却用陪法乳之恩。聊表化仪。虽然恩大难酬。未免抛三放二。”遂趺坐。山谷和尚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观即不一,一即不观。第一义门,今在何所。”〔问答不录〕
师云:“太阿横按。截万机于掌握之中。宝鉴当台。现群象于无心之表。有缘即应。故问答以纵横。不令而行,乃言象而罕测。影响之士,斯何足云。所以佛付佛。祖付祖。更无丝发之异。岂有东西之殊。不立阶梯。单传是事。若非灵根顿悟大用现前。未免业惑海深妄尘自隔。”遂拈起拂子示众云:“还见么?”若见见个什么?若见个拂子。正是凡夫。若言不见。此是拂子。如何说不见底道理。道人到此须是忖量。不可轻心取于流转。诚非小事实在悟明。所以圣人得此事。莫不统三界领四生。号令圣凡扶颠拯物。大众従上诸圣入此门中。各各启悟劳生破诸尘妄。记得灵山会上四十九年说不尽。末后分付饮光。少林九年之间。毕竟独许二祖。尔后光分震旦道满寰中。临济德山威行雷电。皆为上祖不了。致令殃及子孙。遂举拂子云:“大众。従上许多贤圣。如今总在山僧拂子头上。各各坐大莲花说微妙法。交光相罗如宝丝网。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山僧出世一期之事已得周圆。其或未然。不免自通消息去也。十字路头吹玉笛。谈云轻日正清秋。久立。”
上堂:“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亲切亲切。省要省要。眼目定动。料料掉掉。为报先生。莫打之绕。何也。文不加点。”下座。
上堂云:“达磨未来此土时。须信事元真实。二祖礼三拜而立。不得谩有商量。大众。何故人到于今疑情不息?”良久曰:“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直饶恁么信得及。犹是错承当。自余一切何足论之。”归堂。
上堂:“奇怪寻常。道出门便作还乡计。直至如今计未成。诚哉是言也。岂不见僧问古德。学人欲归乡时如何?古德曰:子父母遍身红烂。卧在荆棘林中。子归何处。曰恁么则不归也。古德曰:却须归去。有个绝粮方子与你。僧曰便请。古德曰:二时上堂,不得咬破一粒米。大众。荆棘林中红烂尽无路还乡。二时堂内绝粮方却须归去。所以山僧二十年披云啸月未始游方。十来年接物利生。何尝出世。诸人皆把父母契券。论量祖业田园。就赤水以求珠。珠沉赤水。向荆山而觅玉。玉隐荆山。说道。赤水无珠荆山无玉。是诳楱你。说道。赤水有珠荆山有玉。亦是诳楱你。山僧有时画方成圆。指南成北。何故如此。葢为诸人唱还乡曲子曲调不圆。熟路难忘乡谈未改。非指南之不妙也。如何得曲调圆去。岂不见道。平窥红烂处。畅杀子平生。”下座。
上堂,良久云:“山僧今日与诸人。同参一个真善知识。”便下座。
上堂,僧问:“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未审师如何接人?”师云:“不亏不欠。”进云:“便恁么去时如何?”师云:“第一不得垛根。”师复云:“光阴倏忽变化密移。始见望朝又已念日。诸人还知光阴不变化日月不迁流么?快须究取。昔日六祖大师作居士时。隐于广州法性寺印宗法师席下。遇夜廊嘘间有二僧。风幡竞辩未尽厥理。祖师蹑步而谓曰:可容俗士得预高论不。直以非风幡动。仁者心动。告之大众。败如夜来风起。且道是风动不是风动。若道不是风动。如此触帘动户簸土扬尘。作么生不是风动。还断得出么?山僧道也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也不是心动。有人识得么?青山无限好。犹道不如归。珍重。”
上堂:“两岸芦花一叶舟。凉风深夜月如钩。丝纶千尺慵抛放。归到家山即便休。”
上堂,举“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大众。至音绝韵妙曲非声。通身不挂寸丝。赤体全无忌讳。诸人切莫拈ボ舐指。直须截断舌头。放下身心自然快活。眼若不睡。诸梦自除。心若不异。复名何物。快活快活。归堂吃茶。”下座。
上堂:“若有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悉皆消殒。従前先圣。岂不发真归源。如何十方虚空至今尚在?又云:沤灭空本无。况复诸三有。幻沤既灭,虚空殒无。三有众生,従兹殄悴。四生九类,如何得无。又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既生山河大地。如何得复清净本然;既复清净本然,云何却见山河大地?大众。如何即是?”良久曰:“水自竹边流去冷。风従花里过来香。好大哥。归堂。”
结夏上堂:“挥戈佛日不西流。照彻人间洞九幽。従此安居无一事。休将玄妙挂心头。”
五祖演和尚迁化。遗书至。上堂:“昨朝六月二十六。无角铁牛生四足。哮吼一声人未知。撼动天关并地轴。只履又西归。唱罢胡家曲。可怜末后太分明。无限清声遍溪谷。我先师出世四十余年。于舒蕲二郡。四坐巨刹。垂慈苦口。接物利生未尝少暇。于二十五日早升座告众。至晚净发归方丈。二十六日早安然长往。自始及末従初至终。尽善尽美。真善知识。清远忝承提训。痛伤可量。古人道。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昔日大梅迁化上堂,闻鼯鼠声乃云:‘即此物非他物。汝善护持吾当逝矣。’我先师上堂告众云:‘富嫌千口少。贫恨一身多。’以今校古。丝毫无差。诸人还知大梅东山二老子去处么?若知得。则不辜负先师。若也未知。有寒暑兮促人寿。有鬼神兮床人福。”下座。
上堂,卓拄杖一下喝一喝云:“棒喝齐施古佛宗。三玄三要绝狐晨。白云消散青山在。明月芦花对蓼红。”又卓拄杖一下。喝一喝。下座。
解夏上堂:“以一粒芥子。击修罗窟。于中宴坐九旬。振六环锡杖。登须弥卢。直上安居三月。倚长松而自誓。临绿水以经行。周游井邑则动止萧萧。依处丛林则威仪济济。岂论城隍聚落。宁分胜地宝坊。心月孤圆神珠炳焕。六门虚静万法咸如。如此护生。岂有生之可护。如此持律。岂有律而可持。囊内蜡人。通身雪冷。诚堪庆贺。喜何如哉。”
本文标签: 本文关键字: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二十七,古尊宿语录,二十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c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